協議書顯示,梁松帥在審訊室被民警打傷,當地公安局一次性賠償其現金30萬元,梁松帥不再追究當事民警的法律責任。
  昨日,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負責人證實,因為在派出所審訊室內被打傷,造成耳膜穿孔,該市男子梁松帥獲得了警方30萬元的賠償,並簽訂協議承諾不再追究當事民警的任何法律責任。不過,梁松帥最近準備放棄這個承諾。
  這份賠償協議簽訂於2014年1月14日,甲方為登封市公安局,乙方為梁松帥,協議落款處蓋有登封市公安局的公章。該協議上還有兩名見證人,為登封市公安局副局長趙建勛及登封市公安局紀委副書記陳玉輝。
  梁松帥和趙建勛都向南都記者證實了這份協議的真實性。協議書稱,2013年11月27日晚,梁松帥在登封市公安局盧店派出所審訊室被民警打傷,造成耳膜穿孔,“現經充分協商,本著平等自願的原則”,雙方達成協議,登封市公安局一次性賠償梁松帥現金30萬元,梁松帥不再追究派出所當事民警的任何法律責任,且永不反悔。
  梁松帥說,被打傷的第二天下午,他被盧店派出所釋放,之後在鄭州住院治療了14天,出院後,他多次到鄭州市公安局和河南省公安廳上訪,控告打傷他的警察鄧慧勇、任林林和平勝超。
  登封市公安局則提出賠償,雙方溝通一個多月後,於2014年1月14日簽訂上述協議。“公安局內部人告訴我,協議書是登封市公安局法制科寫的,斟酌了至少半個月。”
  網貼曝光
  “登封最大的黑惡勢力”
  梁松帥稱,簽訂協議當天,他便從公安局領走了30萬元現金。第二天,登封市公安局有人跟他聯繫,稱30萬元賠償款無法入賬,想把現金要回去,再走銀行轉賬的程序。“我就提出他們先給我轉賬,我再還他們現金,他們就沒再聯繫我。”
  “其實一開始公安局就不想簽協議,我說你要不簽,我就不敢收賠償金。”梁松帥說。
  然而,這份協議換來的“平靜”只維持了兩個月。梁松帥發現,從今年3月17日起至今,天涯、大河網、中原網和登封網等網站上,不定時會出現針對他的舉報信,稱其為“登封最大的黑惡勢力”,他在檢察院工作的姑姑梁根榮和當警察的姑父申某也被指為他的“保護傘”。
  “舉報者都自稱是‘李戰輝’”,梁松帥說,李戰輝就是2013年11月27日他被警察毆打前,與其發生糾紛的另一方當事人。除了網帖,梁松帥還被舉報到了登封市紀委。
  對此,梁松帥曾數次撥打110報案,“110說讓我去派出所,派出所說歸公安局打黑辦管,我想既然說我是“黑惡勢力”,我就去打黑辦‘自首’吧,跑到公安局又說沒打黑辦。來回折騰,就是沒人管。”
  同時,梁松帥還向登封市公安局數名領導求助,卻一直沒有結果。“我現在要求查清楚,如果我是“黑惡勢力”就抓我,不是的話就抓發貼的人。”
  事情起因
  攔車討債進派出所
  8月17日,李戰輝告訴南都記者,他不太會用網絡,就托人寫材料上網舉報。儘管不是他親自發帖,但他會為相關網帖負責。至於托了哪些人發帖,他不便透露。
  李戰輝稱,梁松帥是登封市嵩管委的職工,卻長期吃空餉不去上班,在嵩管委負責的河段里開辦沙場,非法採沙賣給建築工地,僅他知道的一個車主就從梁松帥處拉了100多萬元的沙子。
  這個車主叫景曉輝,因拉沙欠了梁松帥16萬元。去年11月27日中午,梁松帥在盧店鎮一條公路上攔下了牌照屬於景曉輝的一輛大貨車,要求其還債,而跟車的李戰輝則表示,車是他從景曉輝處買來的,要求放行。
  “我後來瞭解到,這車確實是李戰輝剛買的,過戶手續還沒完成。”梁松帥說,自己的同事張磊當時摘掉了貨車的前車牌,李戰輝方也喊來了一大群人,雙方當即發生爭執。李戰輝說,梁松帥等人撕扯毆打了他。梁松帥則否認此說,稱人多勢眾的是對方。
  盧店派出所警察平勝超和任林林出警後,將張磊帶到派出所。在被堵一個多小時後,李戰輝一方將貨車開走。當晚,梁松帥趕到盧店派出所。李戰輝說,他的衣服被撕爛,人也被打,要求對方賠償兩千元錢,派出所都認可了,卻被梁松帥拒絕。
  梁的解釋是,他們並未打人,如果承認並賠償的話,可能會讓張磊遭到刑拘。當晚午夜,梁也被硬拖進審訊室。據其稱,他在走廊上遭到了平勝超和任林林的毆打,進入審訊室後,又遭到了鄧慧勇和任林林的毆打,在被打了至少十幾個耳光後,他開始耳鳴頭暈,滿嘴是血。根據鄭州人民醫院2013年11月29日內窺鏡檢查,梁松帥的右耳和左耳鼓膜都有穿孔。
  派出所長
  簽協議因當事人“上面有人”
  時任盧店派出所所長鄧慧勇至今仍稱並沒有警員毆打梁松帥,相反,梁松帥及其親友在堵車現場和派出所內都圍攻辦案民警,導致任林林手指受傷,一名民警的胸卡也被扯下。在制止未果的情況下,民警強制傳喚了梁松帥,將其關進審訊室。
  “梁松帥上面有人。”鄧慧勇說,事發當日張磊的刑拘手續已辦好,任林林也去做了法醫鑒定,但在梁松帥背後勢力的影響下,梁和張磊先後被釋放,任林林也被局領導強令保持沉默。
  鄧慧勇所說的“上面有人”,主要指的是梁松帥的姑姑梁根榮和姑父申某,以及一名已經退休的長輩。梁根榮夫婦告訴南都記者,他們在單位都是一般人員,沒什麼勢力。他們確實在梁松帥被抓後趕到派出所,想搭救他出來。梁根榮是第二天早上見到的侄子,“我看到他被鎖在審訊室里,嘴裡和地上還有血。”她說,她隨後向登封市公安局領導提出交涉,對方派了督查人員趕到。
  “我們要求看監控,他們一開始答應得好好的,後來又說審訊室沒監控。”梁根榮說,家屬又要求警方儘快開法醫鑒定委托書,“他們也拖著不給辦。”見在登封交涉無果,梁松帥在鄭州治完傷就上訪。
  至於網帖稱自己“吃空餉”、“辦沙場”,梁松帥解釋稱,登封市紀委曾到嵩管委調查,落實其並未吃空餉,而那個沙場是他妻子與親戚合開,目前已被關停。
  被舉報打人的鄧慧勇事發後就被停職,在今年3月中旬又被免掉所長職務。“局裡不讓我上班了。”鄧慧勇說,他被變相下崗後,一直要求上級調查清楚給個說法,至今沒有回音。
  李戰輝也多次到公安機關和紀委上訪,要求追究梁松帥堵車打人的責任。“盧店派出所有一次還找我,要求我別再發帖。”
  昨日下午,登封市公安局副局長趙建勛表示,登封市公安局曾調查梁松帥一案,但因為被舉報的警察都不承認打人,而梁卻在派出所受了傷,就跟他簽了那份賠償協議書,以儘快化解矛盾。
  南都  (原標題:男子審訊室被打承諾不追責 警方賠30萬元)
創作者介紹

impossible

fr26fratn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